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重生原始时代 第五十四章 纶城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7:42

重生原始时代 第五十四章 纶城

纶城乃大虞国都,自然带着一股非凡气势。`乐`文``.

公良站在城下往上看,高大的城墙宛如一头雄狮般趴伏在四野之中。

虽不如大荒神庙的苍莽、粗犷和伟大,但却带着一股有别于大荒的文明社会精细气息。

城门外,一头头路上不曾遇见,背负楼阁的龟、鼋、巨兽的游商队伍,不停从远处山麓间走出,一步一步,飞速的往纶城走去。天上,一头头载人的猛禽唳叫着,往城中西北角飞去。

在此,公良很是意外的看到了车师国的五彩云车,他都不知道车师国还有开通大虞国的云车,早知道就坐云车过来了。

不只五彩云车,他还看到从远处飞来一艘浮空飞槎,往大虞国都中落去,另外有一艘从国都中升起,飞向远方。

来到这里,公良本来还想把黑猛犸多吉收起来,但看到那高大巨兽和庞大龟鼋都走进城中,也就没有收起来,坐着多吉直接往里面走去。

守护城门的甲士看了黑猛犸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放行。

进入城里,公良领略到了与大荒不同的繁华。旁边高楼酒肆林立,人潮如织。有些聪明的人更是乘坐着甲犀、水兕等温顺兽类,带着鲜果、食物在街上来回行走贩卖。

喜欢的人看见,直接伸手拿走,然后把银子扔了过去。

能够乘兽出行的人都不会缺钱发,随便扔一点,都抵得过那些东西的价格。

公良走了一会儿,看到一头独角犀上放着他在大荒从没见过的白霜葡萄和冰晶雪梨,就抓了一堆过来,扔了一角金子过去。

那小贩喜得趴伏在兽背上,恭敬的拜谢。

有吃的圆滚滚和米谷一点也不客气,一人抓起一大串葡萄巴兹巴兹的吃了起来。

公良拿了一串给墨嗣音,自己拿起冰晶雪梨咬了一口,香脆多汁,带着一股沁入心肺的清凉,非常不错。眼见到了都城,公良就对墨嗣音问道:“你家在哪里,等会儿我先送你回去。”

“嗣音不急,十一郎哥哥先送琪儿妹妹回去吧!”

“她的事情有点麻烦,还是先送你吧!”

墨嗣音见他这么说,也没再谦让,说了个地址。公良找人问了一下,就带她继续往前走去。

...........................................................

高门大院之中,一名中年男子高坐其上,下面几人战战兢兢。

“混账东西,这么久了,连抓个人都抓不到,本王要你们这些人何用?”

“都是属下等办事不力,请主上恕罪。”

“还不去找,若是再找不到,你们就提头来见。”

“是是是,属下马上就去。”

几人连忙转身,飞快的往外走去。

中年男子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中一片阴戾。

..................................

........................

一座高大宅院中,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对旁边一名长着秀美短须的男子问道:“智儿,三娘还没有下落吗?”

短须男子黯然的摇了摇头。

“你也不要难过,既然她把死去将士埋了,就代表她没事,说不定她已经到了纶城呢?这孩子,第一次出门就遇到这种祸事,都是受了为父牵累。那些人,是亡我之心不死啊!你说为父推行墨法有错吗?如此利国利民,他们就没看到?难道他们要大虞灾祸连绵,天下百姓日夜哀嚎才满意吗?”老者愤怒道。

“父亲,您没错,他们也没错。您推行墨法,势必会对他们推行的学说造成伤害。他们的东西没有我们墨法实用,若不加以阻止,长此以往,他们的学说在大虞就没有立足的根基。这是学说之争,理念之争,传承之争,也是名利之争,生死之争,无关国事。”

“都是名利作祟。”

老者叹了口气,道:“智儿,你要有个准备。虽然为父贵为国师,但终究位居人下,到时那位要是有什么变动,你我父子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智儿明白。”

“下去吧!为父有些累了。”

“孩儿告退。”

...........................................

又一座府邸,房间里,愁云惨淡。

一名儒雅男子坐在一榻小床上,看着面目苍白,带着一丝粉红熟睡的女孩,眼中尽是爱怜。

旁边一名女子形色消瘦,面带凄凉。

“文博,琪儿还有救吗?”

“夫人放心,有为夫在,琪儿决不会有事。”儒雅男子铿锵有力的说道。

女子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床上女孩,一行眼泪默默从眼眶中汹涌而下。

“唉...”

儒雅男子走出门去,来到大堂,笔直的身子顿时弯曲下来,再不复先前在房间中的坚强模样。

一名老仆从门外走来,问道:“郎君找我?”

儒雅男子点头道:“林伯,还没找到那名西境妖人吗?”

老仆摇了摇头,“那名妖人离开国都后,就销声匿迹。天下这么大,哪里去找?”

“既然找不到,那就让衙门发海捕文书,并拿出银两,若有人告知妖人下落,赏纹银百两。若能抓到那妖人,赏纹银万两。”

“老仆这就去安排。”

......................................................

公良骑着黑猛犸多吉来到一座雄伟府邸前停下,往上看去,匾额上面写着“墨府”两个大字。再往前看,只见朱红大门前匍匐着两头玄铁巨兽,一头威严赫赫,一头微微笑着,透出一股凛然气息。

鉴于墨门善于机关,他有点怀疑门前这两头玄铁巨兽是机关兽。

门边上,还站着几名甲士,其中两人看到他们在门前逗留不走,就出声喝道:“国师府前,无事不得停留,否则严惩不贷。”

墨嗣音挺身说道:“烦请两位入内通禀一声,就说嗣音回来了。”

守门甲士看他们一行不凡,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报。

公良带着墨嗣音从多吉背上跳下。

不一会儿,就见里面涌出一大群人,其中一名衣着华贵的半百老妇未语先泪,对着墨嗣音喊道:“我苦命的孩儿,快过来让奶奶看看。”

“奶奶...”墨嗣音如乳燕一般,飞扑到老妇怀中,抱着她,痛哭起来。

旁边一干妇人、奴婢,看得心酸,也默默的擦着眼泪。

即使再坚强,墨嗣音看到亲人,还是忍不住落下一行行伤心的泪水。

公良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生死离别落泪伤心的场景,既然墨嗣音已经回家,就跳上多吉背上,掉头离开。

刚走几步,就听后面传来一声大叫,“十一郎哥哥。”

公良回头望去,只见墨嗣音梨花满面看着他,纤纤细手不停的擦着泪水,但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掉去。公良笑了笑,拱手道:“我还有事待办,等有空时候再来拜访,告辞。”说完,就坐着黑猛犸离去。

墨嗣音哭得更大声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三娘,那是谁,你怎么和他一起回来了?”一名妇人在旁问道。

“他是大焱部的公良,嗣音就是在路上遇到他,才幸免于难,要不然你们就再也见不得嗣音了,呜呜呜呜...”

“这是个好人。”

衣着华贵的老妇人转头对短须男子吩咐道:“智儿,你要好好报答人家。”

“孩儿明白。”

短须男子转头往旁边一名仆人说了一声,那名仆人就往黑猛犸追去。

“三娘,我们进去吧!”衣着华贵的老妇人说道。

“嗯...”墨嗣音就在众人的拥簇下往里面走去,将要进门的时候,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公良却已经不见踪影。不知怎么回事,一股莫名的伤心感觉涌上心头,眼泪又掉了下来。

离开墨府,直到看不到府邸,公良才把心情调整好。

说真的,他这个人有时候心肠很硬,有时候又很软,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女人哭。

如果可以,他希望是快快乐乐一辈子。

处理完墨嗣音的事情,接下来就是琪儿的问题。

公良向挂在胸前的神槐木牌问道:“琪儿,你家在哪里?”

“十一郎哥哥,琪儿也不知道,琪儿出门都是坐轿子的。”

琪儿的父母就只有她一个女儿,平时爱若性命,出门时候,都要有父母陪伴,一群婢女仆人在旁伺候才行。也是她运气不好,一次出门上香的时候,被一名西境道人看上,尾随至家,以离魂珠勾去她的魂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等祸事。

公良摸了摸下巴,不知道家在哪里,那怎么找?

想了想,又问道:“那你知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吗?”

“这个琪儿知道,父亲叫栾文博。”琪儿高兴的说道。

“有在朝中当官吗?”

“娘亲说,父亲是吏部侍郎,是很大很大的官。”

谁管你官有多大,有个名字和职称要找人就方便多了。

公良骑着黑猛犸多吉往前走了一会儿,感觉这样找人不方便,就跳下来把它收进果子空间中,然后找了个闲汉问路:“朋友,请问你知道吏部侍郎栾文博的府邸在哪吗?”

那闲汉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答话,转身离去。

公良大恼,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拉了回来,喝道:“问你话呢?这么没礼貌。”

那闲汉却不怕他,大声说道:“你眼睛瞎了,栾侍郎的府上就在你后面,不会自己看吗?”

公良听到他的话,转头望去,就见前面府邸匾额上大大的写着两个字“栾府”。

嚓,都没看到。

那闲汉趁他分神,挣扎着脱离他的魔爪,往远处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哩咕噜说着话,都不知在说些什么。

小孩子发高烧
两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青少年心绞痛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