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沙漠情书 第042章 天降大雨,河水倒流(二)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7:58

沙漠情书 第042章 天降大雨,河水倒流(二)

白芷感觉自己脑袋上空有一款三维立体音响在循环播放着她的名字,可是真的好累,她不想睁开眼睛,只想睡觉。

沙迪探头看着洞外决堤般倒泻下来的雨水,只要将脑袋伸出去再准备一瓶洗发水,洗个头都没问题,洞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他自己都感觉快要喘不上起来。

叫了半天白芷没有半点反应,沙迪看了看一旁还剩下一些草药,急忙将草药包裹起来用石头敲碎,全部敷在白芷腿上。

“啊……”白芷从三维立体空间里被蛇又咬了一口一下子惊醒,却看到沙迪摁着她的小腿,一脸潮红,看到白芷醒来,沙迪立刻放手。

白芷的整条腿火辣辣的疼,伤口位置仿佛有人拿着锯子在锯一样的疼。

“你都昏迷了几个小时了,要是再不醒,我就只能拿刀放血了。”

“不要,”白芷本能地摇头,太疼了,她几乎快要放弃了,宋昱和秦牧怎么还不来,白芷转头看着洞外,“雨停了?”

沙迪抬眸,雨什么时候停的他都没注意,朝着洞口爬过去,外面凉凉的,身上的衣服贴在皮肤上难受的厉害,蓦然沙迪一惊,又睁大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怎么可能?”

“什么,”白芷挣扎着起身朝着洞口挪了下,“他们来了?”

“没有,下面出现了一条河。”

白芷一怔,又一想刚才那么大的雨估计是河水上涨了,“可能是河水上涨了吧,那就说明山崖下是条河。”

沙迪蹙眉若有所思,“不太像,”

他看着这条河好像是东低西高,可是河水是自东向西流,倒流就算了,也没有从低处往高处流的河呀,而且河水对岸藏匿在云雾中看不清楚,可是靠近山崖的这一面却看得清楚,河流并没有挨着山崖,而是与山崖保持一定距离倾斜下来,从他这里看去,仿佛居高临下的一座瀑布,难道河水中间被什么拱起来?

太匪夷所思了,沙迪转首看着白芷,大概是想叫白芷看一下,又顾及她的腿伤,犹豫了一下,没成想白芷已经艰难的爬过来,探着脑袋一瞧,“你看,那边有人。”

沙迪急忙朝着右边的山体望过去,“秦牧,宋昱,我们在这里。”

那边人影停了下来,朝着这边望过来,果然是他们两个,白芷欢呼雀跃,“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宋昱,秦牧,我在这里,快点来救我。”

“别着急,我们马上过来。”

白芷喜极而泣,为了不让沙迪看到她哭鼻子,将脑袋垂下看着山崖下面,“这是什么,这河水怎么在上涨?”

“不是,朝着高处流,是朝着那边流,”沙迪指着远处,“咦,那边是什么?”

“看不清楚,”白芷也注意到远处黑漆漆的,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水好像全部被吸进去了。”

“吸进去?”沙迪看了一眼白芷,想了下拿了块石头扔下去,连个声响都没有。

说话间秦牧和宋昱就已经到了眼前,沙迪拉着他们进来。

“哇,”秦牧扯了下领口,“这个山洞怎么这么潮热。”

“白芷,我看看你的伤口,”宋昱蹲下来一眼就看到白芷腿上敷着的草药,他小心取下来,白芷咬着自己的手转过脸不去看,“这么严重,怎么这么大的伤口?”

“怎么是烫伤?”秦牧看着伤口问道。

“不是,”沙迪避开他们的目光,“我烧的。”

“什么,”秦牧强忍着怒容从包里拿出消炎药和其它的药剂,一边给白芷注射一边说道:“就算是消毒也不用划开这么大的口子吧,还有烧伤这么大一片,一个女子以后怎么穿裙子。”

沙迪狭长的浓眉紧蹙,显然是很厌恶这样的说法,白芷拉了一下秦牧,“他是为了帮我解毒。”

秦牧还想辩解,宋昱只说了句,“先救人,送白芷上去再说,这里太潮湿了,白芷的伤口都发炎了。”

“上去再跟你算账。”秦牧瞪了一眼沙迪,然后将白芷的背包和自己的背包交给宋昱,用安全带将自己和白芷捆绑在一起。

白芷虚弱地搭在秦牧的后背上,“你干什么,你要背我上去吗?”

“白芷,别说话,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秦牧冷冷地睨了一眼沙迪,背着白芷到洞口,将洞外的保险绳系上,小心翼翼的挪到旁边的砂石缓坡上。

沙迪深褐色的眼眸里两道寒光盯着白芷他们,直到宋昱拍了下他的肩膀才即刻收敛,宋昱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别往心里去,秦牧他只是担心白芷。”

“我们快点上去吧。”沙迪淡淡地说道。

白芷整个人都趴在秦牧的背上,她自己一点力都使不上,整条腿钻心的疼,半边身子都麻冷麻冷的难受。

爬了一小段秦牧已经汗流浃背,侧目看着翻白眼的白芷,“白芷,你在打摆子,很冷吗?”

白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没有,你累了吗?”

“我没事。”

宋昱和沙迪分别在两边帮着,三个人费劲的从悬崖上爬了上去。

“沙迪,”艾敏看到沙迪立刻伸手将他一把拽上来,拉着他不住的看,“你有没有受伤,哪里受伤了?”

宋昱使劲全身的力气跳上去,然后转身拉着白芷和秦牧爬上去,这整个过程秦牧都是恶狠狠地瞪着艾敏和沙迪。

“你们两个亲热够了没有?”秦牧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你没看到白芷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吗,你还有没有人性。”说着直接推搡艾敏和沙迪。

艾敏立刻护着沙迪和秦牧扭打在一起,宋昱扶着白芷坐起来,帮她检查了伤口,不去理会这几个人。

白芷看着秦牧明显体力不济,“宋昱,快去把他们拉开,别让他们打了。”

“让他们打,都个闲得。”宋昱也不去理会,而是收拾绳索。

白芷又看了一眼沙迪,没有啃声,视线对上沙迪不明所以的眼眸时选择性的避开了,沙迪目光明显一滞,看着白芷欲上前又没动,而是呵斥艾敏,两个即刻分开。

秦牧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体力已经透支了,法图麦急忙过去扶他。

“打完了吗,打完了立刻回去。”

沙迪看着坐在地上的白芷,转身对艾敏说道:“我们两个去那边做个担架。”

河北联合大学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南宁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扬州治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