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倾覆苍穹 第十章 葬礼

发布时间:2019-10-16 07:27:23

倾覆苍穹 第十章 葬礼

冷家镇,冷雨一家居住的阁子里,冷无声坐在桌子旁边,英俊的脸庞带着一抹忧色,眉头也微微皱起,冷雨都已经出去几天了,按道理来説魔兽森林边缘地带都应该搜索完毕回来才对啊,可是人呢?难道遇到什么危险了?可是以他的实力在边缘地带应该不至于有危险才对。

杨琴也坐在一旁,怔怔地看着桌子上的茶具,脸上的忧色浓重,仿佛就要天塌一样,她看了一眼旁边比她要淡定得多的丈夫説道:“无声,要不我们去找找吧,我这心跳的很快,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看到妻子深锁的眉头,俏丽的脸蛋满是忧色,冷无声也是有些心疼,他伸出大手轻轻地拍了拍杨琴雪白柔软的xiǎo手,柔声地安慰道:“不用太担心,我出去找找看,那xiǎo子没有什么事的。”

安慰了妻子,冷无声就起身走出阁子,他的那番话何尝不是在安慰着自己呢,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十有是出事了,如果情况坏的话……他是在不敢去想。

看到丈夫走出去,杨琴依旧没有放下心,她总感觉心里不安,于是她起身走到门口,看着那天空,心里喃喃祈祷:保佑我儿平安,保佑我儿平安。

冷家的人马出动了,冷无声亲自带着一大队人马走向魔兽森林。

……

魔兽森林,在冷雨与黑蟒的战斗的现场,一名青年怔怔出神,喃喃自语地道:“二阶啊,二阶啊。”

冷无声的搜索大队已经找到了这里,而他从战斗的现场看出了冷雨遇到了二阶魔兽,如果不是二阶魔兽绝对没有那种破坏力。他现在极其不安,一个洗筋期的淬体境武者能在二阶魔兽口下活命么?很明显很难!

“报!二少爷,这边也有打斗的痕迹。”有武者向冷无声报告情况,而方向正是冷雨逃跑的方向。

冷无声一言不发,带着人马直接前往,以他的实力,足以在这里横走,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他们按照打斗的痕迹一路追踪下去,一路上,有着断断续续的血迹,已经干涸凝固,每当看到这些血迹,冷无声的心里就抽痛一次,他很清楚那就是他儿子的血,同时心里对那造成儿子受伤的魔兽的杀意也更浓了一分。

他们就这样追踪了一天,一路上所有的冷家人马都脸色凝重,对他们的孙少爷有着前所未有的敬佩,竟然能以淬体境的实力、受伤的身体在二阶魔兽的追杀下逃出那么远,那是钢铁般的意志,只要不死,以后绝对能成为一方强者。

又过了xiǎo半天,他们终于接近冷雨所进入的死亡沼泽,周围已经开始弥漫着淡淡的雾气,来到这里,冷无声的心一下子沉到了低谷,因为他从xiǎo就是接受着这样的信息。

“死亡沼泽是魔兽森林的一处绝险的地方,那里有着成千上万种毒气弥漫,各种毒气相互作用,让得里面几乎寸草不生

,几乎没有任何生物能存活,从没有听过从外面进去的人或魔兽有能活着出去的,因为都会被毒死了,故称此被称作死亡。”

他深深知道死亡沼泽的介绍,他深知这里的危险,但是冷雨却是走进了这样一处绝地。

他的眼眸开始带着diǎndiǎn的绝望,但是他还是带着一diǎndiǎn的希望继续前行,他希望可以在还没真正到达死亡沼泽的地方看到冷雨,他希望在路上就能看到儿子,而儿子正冲着他露出笑脸。

他们继续前进,很快又走了一刻钟,周围的雾气越来越重了,眼睛的能见度降低了很多,他们就要走到死亡沼泽的毒气区,再往前走那就是会中毒,尽管还没有真正进入死亡沼泽。

“二少爷,不能再前进了,否则兄弟们都会中毒的。”队伍的队长对着冷无声説道,他害怕冷无声爱子心切,完全不管地冲进死亡沼泽,那样的话无疑是送死,他必须要提醒。

闻言冷无声听了下来,他也是知道再往前的话就会进入毒气区,可能刚进去时以他的实力没有什么事,但是对于那些跟随他来的低境界武者却是没有办法承受,虽然关心儿子,却也要为手下的xiǎo命着想。

看到冷无声停了下来,队长悄悄松了口气,他也知道冷无声此刻的心情,种种迹象表明冷雨已经进入了死亡沼泽,而进入那里就意味着死亡,丧子的痛苦可想而知,所以他没有再説话悄悄地走开。

冷无声如同僵化了一般,他眼神有些呆滞地看着雾气浓浓的前方,他奢望着能在前方看到自己的儿子,但……显然不可能。

他此时内心充满了痛苦,同时也充满了后悔,冷雨需要的药材他是有的,但是为了锻炼儿子而选择逼他前来魔兽森林亲自采摘,但却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是这种结果。

冷无声久久站立,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半天,一天,他足足整天没有动过丝毫,仿佛就是一具石雕。

……

噩耗是没有办法藏住的,当冷雨死亡的消息传到杨琴的耳中的时候,她是怎么都不肯相信,勉强地笑着,但她的笑容却是那样的痛苦,仿佛整颗心都碎了。

慢慢地她不笑了,却是紧紧地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而后……一头栽地!

她的心好痛!她痛到晕!

当冷青松得知消息的时候,他默默地在主阁的凳子上坐着,期间没有任何言语,眼睛都空洞了,他的脑子想着的都是冷雨xiǎo时候的事情。

不信,那怎么可能,这是冷灵从冷无声那里得到消息时的反应,而后她就要往着魔兽森林而去,但是却被冷无声紧紧地抓住。

她被抓住后极力挣扎,想要挣脱而后出去找冷雨,但是她怎么没有办法挣脱冷无声的双手,挣扎着挣扎着,然后她就嚎啕大哭,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怎么都没有办法止住。

当冷雨进入了死亡沼泽的消息在冷家传开时,全族惋惜,全族哀痛,这位最耀眼的天才还没来得及绽放他的光芒就不幸夭折,哀哉!

阴沉的天空下,冷家一片白色,一片肃穆,那是冷家在为冷雨举办葬礼。这一天冷家所有武者到场,集体哀悼这位孙少爷。

而冷家嫡系人员全部一身白服,冷无声杨琴和冷灵站在队伍最前面。

冷无声本就面无表情的脸庞变得更加面无表情,一双眼睛中的哀伤似乎都能化作实质流出来。

杨琴脸色苍白,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地往下流,那件白服都被泪水给打湿了。

冷灵也是不停地流着眼泪,但是她却是紧紧地握着拳头,力气之大让得指节都发白。

轰轰轰!!!

似乎感觉到了那悲哀的气氛,天空打起了雷,雷声之后,豆大的雨diǎn哗哗地下个不停,但是却没有人走去避雨。

离葬礼较远的地方,冷青松站立,任由雨水打在他身上,他眼神哀伤地看着葬礼那边,却没有过去,他不愿!

……

浓浓的雾气笼罩着死亡沼泽,以及死亡沼泽的边缘地带,使得里面难以视物。

死亡沼泽附近,雾气笼罩下的一处地方,一个人影倒在地上,此时正在痛苦的抖动,脸色布满了痛苦的表情,他全身衣衫破烂,从那破烂的地方能看到他的皮肤,那里一条条青筋如同受到某种牵引一般,全部狰狞地浮现在体表上,似乎随时都会破体而出。

他中毒了!

毫无疑问倒在地上的人是中了死亡沼泽的剧毒,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痛苦,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动,他一双眼睛大大的睁着,仿佛要蹦出来一般,但是他没有丝毫的意识,这些动作只是中毒后的症状。

倒在地上的人不停地剧烈抖动着,他嘴巴张着,不停地吐出白沫,全身的青筋越加显得恐怖,如同会动的蚯蚓,不停地蠕动,如同不甘被皮肉束缚的xiǎo蛇,不停地挣扎。

啪!啪!

细微的啪啦声响起,那是躺在地上的人的血肉裂开的声音,他全身的皮肤开始爆裂,鲜血不停地流出来,顿时就成了血人。

遇到这种情景,如果没有意外,那么他将会成为新的一个死在死亡沼泽里的人。

啪啪!!……

那细微的声音如同放鞭炮一般,不停地响着,地上的人全身已经没有了一处好的地方,就连脸庞上的血肉都裂开了,露出了diǎndiǎn森寒的白。

他全身的血肉裂开,身上的抖动渐渐就要停下来,那是死神来临的节奏,只要他停止不动,那么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

就在地上的人就要停下抖动时,一道碧绿的幽光忽然出现,它冲天而起,并且急速地扩张。

碧绿的光芒不断地扩大,极其地霸道,那些毒气在碰到碧绿的光芒时迅速消散,如同残雪遇到最盛的骄阳。

转眼间周围所有的毒气都被碧绿的光芒消灭掉,而碧绿光芒也停止了扩张,将倒在地上的人保护在其中,并且开始慢慢地收缩,不,是慢慢地没入那道人影的身上。

在那碧绿的光芒慢慢地莫入体内的时候,地上的人的身体停止了抖动,但那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痛苦祛除。他的脸庞逐渐舒展开来,最后回复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而全身爆裂的皮肤也开始愈合。

他在复原!

这是碧绿色光芒的功劳,而碧绿的光芒来源于他胸口处的一枚玉佩,那玉佩通体笔碧绿,微微有些发暗,散发着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在玉佩的最中间赫然是一个“冷”字。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医生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大概多少钱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电话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得花多少钱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在线咨询

小孩发烧
5岁儿童发烧怎么退烧
小孩食烧怎么退烧最快
10个月宝宝发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