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权国 3459 军神之镰(十一)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6:51

权国 3459 军神之镰(十一)

懒洋洋的六月炎阳照的窗外远处的海面上更显出一片碧蓝之色,随着帝国军队云集洛克堡,现在整个洛克堡的港口已经完全被帝国船只密密麻麻的塞满,到处都是在空中飘展的帝国旗帜,让人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眼前的城市不是美第奇家掌控百年的中欧巴罗文化艺术中心的洛克堡,更像是某个帝国所属的军港,

已经距离出露节拍卖会将结束过去了两天,对于那副军神之镰最后被帝国重臣撒隆以高价买走,也成为洛克堡大街小巷的谈论焦点,特别是对于那副画,据说那位帝国皇帝的描绘可谓是神乎其技,惟妙惟肖,特别是这位皇帝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横扫千军如卷席一般的神韵气势,更是让这幅画名声大噪

甚至都有传闻说,帝国重臣撒隆高价买下这幅画,其实是代替帝国皇帝买的,那位一向给人神秘而又强大无比的不败军神,似乎并不希望自己的肖像流传出去,毕竟无论是赞美的还是贬低的各种描绘中,这位皇帝陛下的容貌都逃不过一个确切的形容词,那就是憨厚

很难想象一名杀人如麻的皇帝至尊会有这样的一个容貌评语,这足以说明皇帝陛下的容貌真心是不出彩,当然对于不少的欧巴罗贵族女性来说,皇帝这个身份就是最好的催情剂,何况这位人身上还有着不败军神,杀人魔王,长生天之鞭等一系列一听就不是凡人的称号

强大而又神秘,冷酷而又谋略惊天,至于容貌,已经可以自动忽略不计

当然也有极少数的女性嘲讽这位帝国皇帝必然是一个丑八怪,才不敢让自己的肖像流出,更多是一种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心态,要知道在拍卖会的最后关头,对于那副军神之镰的拍卖,出价最狠的可不是男人,而是女人,而且是一群群歇斯底里的的女人尖叫声

“三十万,皇帝是我的!”

“三十万也敢出价格,哪里来的穷鬼,我出五十万,我要把皇帝挂在我的床头上”

“都给我滚开,我出八十万,我要每天抱着皇帝睡觉”

此起彼伏的各种声音,群妖乱舞,历届出露节拍卖会上最为疯狂的一幕,只是短短的一分钟不到,就从最开始的五万上升到了一百一时万,身经百战,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帝国猛将撒隆手里拿着牌价,愣是没来及举起来,额头上都是汗珠子,太生猛了,没想到女人疯起来如此可怕

所有的男性都被当时的局面吓到了,本来认为最多二三十万就顶天了,毕竟这幅画只是传闻说跟帝国皇帝很像,但帝国皇帝到底长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啊,从画上面来看,称不上英俊的面容,顶多也就是个锐气的青年而已,这样的人在贵族家庭里边并不少见,以往那些花大价钱购买安可洛大画师的画作的人,要么是重臣显贵,要么是富可敌国的豪商,主要还是奔着安洛可这位大美人去的,而且谁都知道安可洛大画师得到了的钱,都是直接给了法鲁克陛下,买下安可洛大画室,就等于是变相给法鲁克陛下送钱,而以往有不少人都因此而得到法鲁克陛下各种利益反馈,这在埃罗帝国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还被看成是升官发财的一种捷径

但是这一次不同,法鲁克陛下战死在埃罗北部,埃罗王室逃亡南方,安可洛画作的身价自然也是一落千丈,谁知道价格飙升,一直顶到了一百七十万,美第奇家的拍卖师脸色惨白,在家主普伦塔斯的连连示意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及时落下锤子,然后用手将强行指向撒隆,

“我们恭喜这位买家,这幅画是这位买家的了”

”怎么就成了他的了?我都没看见他举牌子“

“黑幕,一定是有黑幕!”来自细撒亚的一名女伯爵脱下鞋子朝着台子上甩出去,鞋子上面镶嵌的无数水钻更是砸在地面上后,化为无数的白点

“不公平,要求重新起拍”各种各样的丢弃品如雨点一般打的拍卖员抱头鼠窜,甚至还有几个彪悍的女贵族直接冲上台子上去抢画,拍卖场的护卫拼死拦阻才算是没有让画被抢走,女贵族们抢不到画,就转向另外一个目标,黑幕的另外一方,撒隆,

上面的拍卖员跑路了,撒隆还傻在哪里呢,在这些女人眼里,谁管你是不是帝国重臣,杀人魔王,各种东西就朝着撒隆砸过来,在战场上面对敌方大军也毫无惧色的帝国猛将撒隆,本来还想抵抗一下,用手将头上落下的某个东西拿下来一看,脸都绿了,竟然被打跑了,不跑不行啊,丢鞋子袜子的也就算了,一股骚气的内裤内衣也丢过来,撒隆又是光头,被砸在脑袋上,冲鼻的闷骚味,猛将也扛不住啊

这就导致,哪幅画并未被帝国重臣撒隆买走,当时撒隆连钱都没来及给,或者根本就不想给钱,故意跑的,对于这种无赖之举,知道内情的美第奇家反而更显出紧张来,撒隆没有带走哪幅画,这就有些麻烦了,这幅画涉及到埃罗皇帝之死,特别是已经从帝国皇帝口中得到承认的普伦塔斯,更是知道这种涉及到帝国皇帝的隐秘,足以让美第奇家这样的小家族被随手捏碎,更是不敢将这幅画留在美第奇家,让他感到还算运气不错的是,事后,帝国皇帝那边传话过来,会来亲自取画

在洛克堡美第奇家的府邸大厅,一个长相略显憨厚,身穿黑色制服的黑发青年走进大厅,目光扫过大厅内齐齐跪下的十几名美第奇家的核心成员后,落在放在长桌子上的一副肖像画上,微微蹙眉,不得不承认,安可洛这个女人的画工不凡,这幅画确实是相当的接近本人的容貌

“起来吧,这里是美第奇家,不是帝国王宫,而且我也从未有让自己盟友跪下迎接的传统”黑发青年嘴角笑了笑,向美第奇家的核心成员抬了抬手

“陛下刚才说。。。。。。。”

普伦塔斯脸上忍不住错愕,声音微颤的犹豫问道,皇帝说的可是盟友,不是附庸,这两词的含义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以至于普伦塔斯都认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如果真是盟友,普伦塔斯就更担心了,随着两名送去瑞拉王室的美第奇家成员的返回,他已经接到消息,瑞拉国王奥威特尽然曾经到了洛克堡郊外,只等到美第奇家与帝国开战,就鼓动洛克堡内的各方势力将美第奇家的统治推翻,结果却因为自己的果断,才没有让这样的惨事发生,否则现在的美第奇家,怕是连一个活口都不会有

与那位奥森特陛下做了二十多年的邻居,谁还不了解谁!那位瑞拉国王的冷酷无情,在整个欧巴罗都是有名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中欧巴罗诸国才更加承认瑞拉王国才是中欧巴罗之首,因为瑞拉拥有一个为了目的可以牺牲一切的冷酷领导者,在这样的乱世中想要崛起,想要成为一方势力,诸国需要一个这样冷酷的领导者

这一次的生死一线,普伦塔斯还感到后背冷汗在流淌,谁能相信,瑞拉国王为了布下这个局,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两个女儿牺牲掉,尽管两女有美第奇家的血统,但也有一半瑞拉王室的血统,就差那么一点点,美第奇家就完了,普伦塔斯是真心从内心感激帝国皇帝

当时只要帝国皇帝的一个点头,瑞拉王国多年来在洛克堡安置下来的钉子就会爆发,那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美第奇家被倾覆的可能性是百分百,更不要说现在还能勉强保存三分之一对洛克堡的控制权

对于帝国皇帝来说,只是无所谓的一个态度,对于美第奇家来说,却是关系到整族的生死

这就是哪幅军神之镰?“黑发青年目光闪烁,一只手拿起哪幅画,

对于绘画技巧他并不懂,虽然帝国王室也有几名声望颇高的御用大画师,但黑发青年更多只是为了鼓励帝国艺术发展的目的,定时的给予这些艺术家们一定的资金资助,偶尔也会赞赏一两句,毕竟一个帝国的影响力不能只是完全依靠刀剑

很多时候,软实力也是相当重要的,而也是在黑发青年的这种思想下,帝国才在短短的两年之内,利用帝国开内海的优势,将帝国的影响力向整个欧巴罗大陆全面辐射,才有了现在帝国俨然已经是整个欧巴罗时尚引领者的大局面,现在整个欧巴罗最大的军事学院,是帝国军事学院,规模最大,学员最多的学校,是人数足有一万三千人的帝国大学,直接培训政务官最大的培训体系,是帝国政务官学院,已经开始成体系的大学,已经有了农业,海洋,建筑,艺术,文学等相关类别

一些是原本欧巴罗地区就有的,但大部分都比较粗糙,并不细,但是黑发青年凭借着以前的记忆,将一些学科从原先的大学科里边分化出来,逐步形成新的体系,占据了整个北欧巴罗地区的统合资源,有着遍及整个欧巴罗大陆的商业体系供应,帝国的重金投入,从天空圣殿到各类大学的系统建立,这些帝国学科的发展几乎可以说是迅速,加上帝国重金吸引大陆各地的各类学者前来授课,帝国已经拥有三十四座各类大学,三千多所技能学校,每年毕业的学徒就达到近五十万,这些学徒补充入各行业中,极大的提高了帝国的行业水准,可以说帝国目前已经是整个欧巴罗大陆的学术巅峰

”是的,陛下,这就是那副军神之镰“美第奇家家族普伦塔斯小心翼翼的回答说道

”这画的。。。。。不对啊“目光审视着这副关于自己的画上,上面的内容也忍不住让黑发皇帝的嘴角微微上翘,突然发出哈哈的笑声,那位前埃罗皇帝的王妃果然只是靠着猜测和想象画出这幅画的,大致看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但对于真正的当事人来说,这幅画还是真是错误不少

画家就是画家,画的再好,也无法描绘出当时那场突袭战是何等情况下发生的,更不会描绘出战场上生死一线的决然,在两个埃罗帝国加起来超过近五十万的重兵集群的一线夹缝里,以两万帝国骑兵对埃罗皇帝法鲁克的三十万大军展开生死突袭,就是在刀剑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没有抛开一切的觉悟,这一战就是死路,可能是为了体现自己指挥若定的形象,画中的自己如此从容,目光看似锐利,其实更感觉就像是来出外野游一般,充满了一股纨绔贵族的气息,这不是开玩笑吗!

从这幅画里,黑发皇帝已经可以肯定,这位安可洛大画师绝对当时不在现场,放下手中的画,黑发皇帝决定和美第奇家探讨一下洛克堡的问题,他目光扫看了一下大厅内的十几个美第奇家成员,

”所有人,都先出去“

普伦塔斯非常机敏的让其他美第奇家的成员都退下去,其他人连忙走出大厅,他们知道后面的事情一定涉及到机密,对于他们来说,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看看普伦塔斯这位当家主这些日子如履薄冰的艰苦,还要背负屠杀了上千马丁力牙人的凶残名声,他们此刻内心都在庆幸自己还好不是美第奇家的当家主

对于普伦塔斯的察言观色,黑发皇帝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美第奇家对于帝国提出三家共同管理洛克堡的决定不满,我要是说帝国对洛克堡没有野心,不知道你信不信”

普伦塔斯没想到皇帝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黑发皇帝抬了一下手,表示他可以不回答,来到窗户前朝着外面望去,尖顶房屋层次毗邻,特别是各色彩色的房顶,更显出一种多元化文化的冲击,既有几分异地之美,又有色彩绚烂中的奔放,看得出来,美第奇家对于洛克堡的管理确实是相当宽松,否则不会有如此景象,他叹息了一声说道“洛克堡虽然富裕,但也只是相对于中欧巴罗而言的,其实在帝国本土,如洛克堡这样的港口城市并不算少,多一个洛克堡和少一个洛克堡,对于帝国毫无影响,帝国看重的是只是洛克堡的位置,而不是财富,所以美第奇家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帝国,而最需要担心的,应该就是瑞拉王国!”

“陛下说的是,事实上我美第奇家从未将帝国当成敌人,而对于瑞拉人,说实话,我从未放心过!”普伦塔斯深吸了一口气,他从帝国皇帝的话语里提出一丝与他所想不同的意思

黑发皇帝看了他一眼,凝声说道”既然你我的认识一致,那么后面就好办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一句话,美第奇家想要成为中欧巴罗之首吗?“

普拉塔斯身躯猛地一颤,一双眼睛鼓的老大,声音都在颤抖问道”陛下,你刚才说什么?“他有点被吓到了,中欧巴罗之首啊,谁不想当,问题是洛克堡才多大一点地盘,但说这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帝国皇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黑发皇帝嘴角微微上翘,抬起头看了看碧蓝色的天空,嘴角微微一笑“帝国不相信瑞拉人,也不相信爱伯罗斯人,既然帝国需要一个中欧巴罗之首,那为什么不自己扶持一个呢”

云和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河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雅安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