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驭兽主宰 第一百七十六章 疯狂轰杀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7:19

驭兽主宰 第一百七十六章 疯狂轰杀

“吼!”

愤怒的吼声,犹如怒雷一般,震得几名黑衣男子脑海晕眩,紧接着,一道狂暴的劲风,奔雷般的呼啸而来,将那几只裂风螳螂,尽皆横扫而出。

“什么东西!”

领头的黑衣男子,眼中刚刚露出惊骇,一道银色的身影,便是踏着音爆之声,自远处奔袭而来,将一只来不及躲避的裂风螳螂,一脚踩进了地面之中。

头颅被岩角龙犀踏碎,那只裂风螳螂挣扎了一下,便是再也没有了声息。

顿时间,场中寂静了下来,一道道目光,都是带着浓浓的惊惧,望着那道银色的身影,甚至有几名黑衣男子,双腿已经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六阶……高等将师级灵兽……”

领头的黑衣男子,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他想不明白,为何这只灵兽,会出来帮助萧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这几人,今日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你再晚来一点,就可以给我收尸了。”萧阳咧嘴一笑,鲜血犹如流水一般,自腹部涌出,岩角龙犀的眼中,瞬间有着暴怒涌了出来。

“哐!”

岩角龙犀脚掌一踏,一根岩柱破土而出,矗立在萧阳身旁,让后者的身体,不至于栽倒下去。

微微怔了一下,萧阳轻笑一声,手臂缓缓搭在岩柱上,而另一只手掌,则是覆盖上嵌入腹部的裂风螳螂刃爪,旋即猛地用力,沾满鲜血的刃爪,便是被其抽了出来。

痛苦的紧咬着牙关,萧阳自空界石中取出疗伤药,一股脑的倾倒上去,这才使血液流淌的速度,降低了许多。

见状,领头的黑衣男子眼皮一跳,这股狠劲,即便是他这种经常在刀口舔血的人也不具备,这少年的心性,究竟有多么坚韧。

“他的岩角龙犀虽然是六阶,但我们数量多,只要小心一点,照样能将它击杀。”领头的黑衣男子稳定心神,对着身后面露惊恐的几人,厉喝道。

然而,领头的黑衣男子厉喝声刚刚传出,岩角龙犀的身体,却是突然动了起来,犹如席卷的狂风一般,一拳将一只裂风螳螂的头颅轰得粉碎。

紧接着,岩角龙犀的身形在场中急速穿梭,每挥出一拳,就有一只裂风螳螂暴毙,最后,仅剩的一只,也是被它牢牢地抓在了手中,动弹不得。

“等等,我们谈谈!”领头的黑衣男子,终于大惊失色,这只岩角龙犀怎么这么强,在它面前,他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冷漠的看了一眼黑衣男子,岩角龙犀低下头来,手掌猛地向着两边一扯,那只不断嘶鸣的裂风螳螂,直接被撕成两半,碧绿色的液体,犹如雨滴一样,洒落在地面上。

“撤!”

领头的黑衣男子,见状立即大喊出声,其身旁惊惧不已的几人,心中早就已经萌生退意,于是一听这声音,便是立即转过身去,胆颤心惊的向外狂奔。

“唰!”

凌厉的光芒一闪,几道血线,在黑衣男子脖前喷射,只留下为首的男子,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冷冷的盯着此人,赤焰一甩肉掌,锋利的爪子弹射而出,对着他狠狠地挥了挥。

看着又是突然冒出的灵兽,黑衣男子后背瞬间就被冷汗湿透,在来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萧阳有一只二阶的火属性灵兽,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只了。

可它的气息,明明已经达到了三阶,这与他的情报

,又有了不少出入。

“呜!”

赤焰一声威胁的低鸣,黑衣男子连忙转过身去,头皮发麻的看着一脸平静的萧阳。

“谁派你来的。”萧阳淡淡的问道。

“没人……啊!”

黑衣男子刚刚出声,岩角龙犀就将他倒抓了起来,强劲的右掌,瞬间就将他腿部的骨头捏的粉碎,凄厉的惨叫声,在寂静的夜色中,分外响亮。

“我不想再问一遍。”萧阳手掌轻按着腹部,平淡的声音,却让黑衣男子不由毛骨悚然。

“我是卓家雇佣的杀手,是卓文让我来的!”黑衣男子喘着粗气,痛苦的喊道。

“卓文。”萧阳眼中冷芒一闪,看来上次的事情,还没给够他教训啊。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萧阳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

他来这血石山,已经有不少时日,如果这几人想击杀他,不会等到现在才出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几人,一开始并不知道他在血石山。

“是漠谷,漠家的那小子,打听到了你与卓家的少主有仇隙,于是找上门去,鼓动卓文,让他把你击杀。”黑衣男子忍着剧痛,大声喊道。

闻言,萧阳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走出漠家后,他的行动轨迹,被许多漠家人看到,但并没放在心中,可谁知道,那漠谷,竟然心理扭曲到了这种地步,就因为他给了漠尘好处,就要置他于死地。

平心而论,一开始漠谷嚣张的态度,换做任何一个二品丹师,都不会轻易将其放过,没想到,他放其一马,反而被记恨上了。

“他在哪里。”萧阳回过神来,冷漠的看着那头顶接触地面的黑衣男子。

“就在那个方向,血石山的山脚下。”黑衣男子抬起颤抖的手掌,指了指远处。

见到已经得到想要的信息,萧阳忍着疼痛,缓缓地向着黑衣男子所指的方向走去,眼眸中,寒色弥漫。

岩角龙犀看了一眼萧阳,手掌猛地一拍,直接将尖叫不已的黑衣男子,整个拍进了地面中,然后搬起一块岩石,重重的砸了上去。

“呜!”

看着萧阳蹒跚的脚步,赤焰身形一动,化为阳炎狐原本的形态,然后走到萧阳身前,将他整个托了起来。

揉了揉赤焰的小耳朵,萧阳一笑,身后,岩角龙犀庞大的身躯,缓缓地跟了上来。

……

“现在那家伙,应该已经死了吧。”

站在厌食粉的边缘,漠谷看着黑漆漆的山峰,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容,要是你在家主面前帮我美言几句,而不是帮助漠尘那小子,今天的事情,或许就可以避免了。

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逐步走了出来,面容在黑夜的衬托中,显得极为模糊。

“哈哈,出来了!”

见到这副场景,漠谷咧嘴大笑,旋即想都没想,便是连忙迎了上去。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怎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具体多少钱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手术多少钱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技术怎麼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