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偷天之录 第九章 见了鬼的使命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2:17

偷天之录 第九章 见了鬼的使命

谢宇正在疑惑这只小鸟的肚子是怎么把这么多东西塞进去的,光一条鱼就有这小鸟好几个大,这时就听身后在摸着肚皮、背倚着一颗大树打饱嗝的老济公说道:“看来这小鸟对你印象还不错,这种天地灵物都是有灵性的,否则怎么会单单去戏弄你呢?”

“戏弄我?看我小好欺负呗。“谢宇翻了个白眼,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

“笨蛋,好好用脑袋想一想――是你身上的玉和那把弓让它本能的产生了一种亲近的感觉。“

谢宇转身走到老济公身边,也坐了下来,不解道:“这把弓除了漂亮点,好像也没有什么其它用处啊。“

老济公咚的敲了谢宇的脑袋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但凡是天地间至强的存在,都会具备一定的灵智,这只小鸟应该是感觉到了这把弓里蕴含的强大力量,才会追着你不放的,只是这张弓可能是因为沉寂太久岁月了,所以灵力波动也很微弱,需要有人不断的用魔力孕养,才能从沉睡中醒来吧。“

“想不到传说已经被毁的上古神器,消失了几千年,竟然会落在你这个无耻的奸猾小子手里。“老济公叹息了一声。

“上古神器?这把弓很有名吗?怎么看也就是一张稍微花哨点的普通的弓啊。”谢宇把弓抓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一边看一边说道。

“咚”,谢宇感觉脑袋一疼,又是被老济公敲了一下。

谢宇捂着脑袋,转头对老济公不满道:“喂,你再这么敲,再聪明的脑袋也得让你敲傻了。”

老济公从谢宇手里拿过弓,手轻轻抚摸着弓胎,嘴里低声念了两句咒语,只见一片红白两色的光华笼罩了弓身,片刻后,光芒褪去,只见老济公手里的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谢宇在井底昏迷过去之前看见的黑色短棒,黑漆漆的棒身上雕刻着古怪的花纹,隐隐的闪现着红色的血丝,不同的是棒身两端嵌入了红白两色圆珠,正是原来胸口太极玉中不见的两粒圆珠。

谢宇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拿过短棒,短棒只有一尺多长,拿在手里掂了掂,还忍不住挥舞了两下,感觉甚是趁手,比那快要赶上谢宇身高的弓要方便携带多了,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老济公看着谢宇摆弄短棒

偷天之录  第九章 见了鬼的使命

,忽然冷不丁冒出一句:“你知道这张弓叫什么名字吗?”

谢宇一愣,脑子里还没转过弯来,下意识的回答道:“这张弓?这不是短棒吗?”

说完,眼见老济公又要敲自己脑袋,赶紧跳到一旁,嘻嘻陪笑脸道:“对对对对……弓!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前辈,这弓叫什么名字?”

老济公抬起的手又放下了,淡淡道:”落日之弓。“

口气里居然带着几分萧索和敬意,脸上表情罕有的肃穆。

“落日之弓?”谢宇嘴里应了一句,低头看着手里的短棒。

“这落日之弓是万年前大陆上鼎鼎有名的神器,在万年前大陆的神魔大战中,传说射下过天上的神灵。只不过神魔大战后的大概一千年左右出现过一次,只是传闻,无法考证,从那次后,几千年来就再也没有它的消息了。”

“想不到有这么大的来头。”谢宇赞叹道。

从见识过老济公种种的神奇本领后,谢宇基本上对老济公说的话,就相信几分了。

“可是怎么又变成这根短棒了?”谢宇不解的看着老济公,问道。

“那当然是我老人家法力高强了啦!”老济公斜了谢宇一眼,淡淡道:“而且这两颗珠子和这短棒本身就是一套的,只有有了这两颗珠子中蕴含的魔力催动,再加上你们这一族的纯正血脉开启神弓之灵,这黑棒才会幻化成落日之弓,否则的话,这黑棒也只是一根坚硬点的魔杖而已。”

老济公说着,指了指黑棒上的红色血丝,补充道:“只有最纯正的血脉才能唤醒它的沉睡,它融合了你的血,说明它认同了你,认可了你做它的主人。”

“那这两颗珠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谢宇可没忘记,自己出生的时候,这红黑两珠就在自己胸口血玉的阴阳鱼中,还把男爵夫妇吓了一跳,以为生了个怪物。

“这就要从你的家族开始说起了,你的家族很古老,非常的古老,具体是什么时间出现的,可能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我只知道的是,万年前,人类还没有成为这片大陆的主人,龙族、矮人、巨人、精灵和人类共同占据着这片大陆的时候,你的家族就已经存在了。而这把落日弓,曾经是你们家族历代族长的武器,帮助你们家族征战四方,立下无比显赫的功绩,可以说,没有这把落日弓的存在,也就没有你们家族远古时期的无上荣耀,而且就算在你们家族中,也只有胸生太极玉的远古血脉才能发挥出这把神器的全部威力,而随着你们家族上古血脉的日渐稀薄,家族的荣光也就不复存在了。”老济公感叹道。

“真的假的?呃……有多荣耀?”谢宇脸上的表情摆明了不信,他可是知道自己的父亲只是个小小的男爵,而且还是终身制的那种,没有封地,没有征税权,不能养自己的私兵,只能靠每年帝国的那点薪俸生活,而且家里连个仆人都请不起。

“有多荣耀?无知的小子……“老济公又忍不住敲了谢宇的脑袋一下,不理会谢宇的抗议,自顾自的说道:”这么说吧,在人类打败其它种族,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人之后,那个时候,这片大陆上就只有一个国家―巴比伦,而这个国家,就是你的先祖创立的!”

谢宇张大了嘴巴,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正要张口再问,只见老济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好了……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其它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再说了,你小孩子知道这么多也没有用,你只要知道,你的家族曾经无比荣光,现在败落得确实太不像话,而几千年来家族纯正血脉又传承在了你的身上,所以呢,你要感到无上的光荣,你要肩负起重振家族荣光的使命,重现你家祖上万年前的无上荣耀,就行了,而且你前方的路会很长,也会很曲折,会有很多想象不到的困难和艰辛在等待着你,从现在开始,你要使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不断披荆斩棘,带领你的家族重现荣耀,这是你的使命,也是你的幸运,生下来就注定你不能过普通人的安逸生活,做好心理准备吧,不过你放心,我老人家会帮助你的,这也是我们这一族的使命……至于其它的嘛……老人家我也不跟你多说,到了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老济公一番口水飞溅的慷慨陈辞后,见这个刚清醒过来的小家伙,又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发呆,以为这小子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回不过神来,不禁重重咳嗽了两声,见谢宇还没反应,自顾自得呆在那里,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嘴里仿佛还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老济公只得走上前来,走的近了,才依稀听见谢宇嘴里在不断嘟囔:“靠……奶奶的……没事喝什么酒,还喝那么多,这下倒了霉了……哪个缺德带冒烟的王八蛋把下水道盖给顺走了,要让老子知道是谁非一把掐死他……”

老济公“咚”的敲了谢宇一下,然后看着张口结舌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小谢宇,又轻轻地拍了拍小谢宇的肩膀,笑眯眯的道:“小家伙,知道了自己家族辉煌的历史和神圣使命,也不用这么激动吧,你看你高兴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谢宇猛然就蹦了起来,今天已经蹦了好几次了,说起来就属这次蹦的最高,脑袋差点顶着老济公的下巴,然后双手叉腰,怒容满面,开始破口大骂:“我靠啊……我去他妹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这是高兴了?!什么狗屁使命!什么家族的狗屁荣光!什么神圣血脉,****屁事!都见鬼去吧!老子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上班族,日子过的正爽,没事把我穿越过来干嘛?我诅咒那个偷井盖的倒霉催的小王八蛋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生儿子没屁眼,每天晚上被十个最丑的丑女轮奸一百遍啊一百遍!”

……

谢宇情绪激动之下,骂的是前世的家乡话,听的老济公一头雾水,只见这个小子在自己面前暴跳如雷,唾沫飞溅,一会指着自己,一会指着天空,最后还朝着天空伸出右手比了个中指。

半晌后,谢宇骂累了,终于停了下来,在那呼呼喘着粗气。

待谢宇终于平静了下来,老济公才不解的问道:“小哈罗,你刚才在干什么?”

谢宇抬头看了看老济公,不知道该这么解释,张嘴就胡说八道:“哦……没什么,我是看今天的天气很好,想让你跟我一起欣赏这天空的美景,你看这蓝蓝的天空,和天上那一坨坨的清云,多好看。”

“云彩论朵不论坨!你这个小白痴,不念书吗?”老济公仿佛对谢宇的粗俗很是不满,又敲了谢宇一下:“那你竖个中指是什么意思?”

“哦……那是我们家乡表达强烈感情的一种方式,一般夸某人很厉害的时候用,就是说天空确实很美丽的意思。“谢宇心不在焉,垂头丧气的回答。

“那你刚才对天空喊得什么东西我怎么听不懂啊,是什么意思?“

“天气这么好,景色又这么美丽,当然要作首诗啦,有空我教你。”

“真厉害,小小年纪就会作诗,真是天赋异禀,不愧是拥有纯正远古血脉,佩服啊佩服!”

说着,老济公伸出黑黑的干瘦的右手来,在谢宇的面前竖起了一个中指。

谢宇:“……”

淮安治疗性病的医院
普洱治疗龟头炎方法
营口治疗卵巢炎费用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乘车路线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